明朝都驯服不了大臣 清朝是为何训得服服贴贴的

爱百科 6 0

在中国上下五千年的悠久历史中,我们都知道当时清朝的大臣都是很怕皇帝的,这其中“奴性”同化的说法的确是其中一个大原因,当然也可以说是真实存在的,但这却不是他们惧怕皇帝最核心的原因,毕竟我们知道在后面把他们的辫子都给剪了。

本来这就是摆脱奴化的一种成功的例子,所以我所说的奴性同化,并不是永恒的,那么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讲,只有利益才是永恒的。明清这两个时代可以说都是很特殊的时代,按照唯物的历史能告诉我们的事实是,自从封建社会诞生以来。

可以说一直就是皇权和相权,当然这其中也包括群臣、还有我们的贵族门阀以及豪门士绅的斗争,可以说千百年来斗得是有来有回的,但在总体趋势来说还是皇权占领上风的,这也就是后来我们所说的“皇权螺旋理论”。

当时的明朝皇帝,可以说只要是成年了,那都是有实权的。而且这个实权很大,可以说只要皇帝想做的话,理论上是随时都可以收拾那些大臣的。就拿历史上的明朝皇帝来说,当时并不乏杀朝廷重臣的案例存在。

就比如说我们的崇祯皇帝,当时的内阁首辅都让他杀成了高危职业了。但是话说回来,正是由于这样,那时的明朝皇帝可以说就缺乏一个只效忠于皇权的基本盘。我们知道朱元璋时期打造的藩王体系,当时在靖难之役后就让朱棣给废除了。

导致在后来的大部分时间里,我们的明朝宗室都是已被圈养的状态存在着,可以说是根本帮不上一点忙,当时朱棣留下来的功勋集团,也是又因为土木堡之变直接死掉了一大半,导致后来只能靠拍皇帝的马屁,或者以外戚身份崛起的新兴功勋苟延残喘。

也是被靠科举正途上位的文人以及士大夫各种瞧不起,所以说也只能担任一些只拿工资不干活的虚职,很难再进入权力中枢进行实施自身的权力。至于后面的厂卫系统,可以说那根本就不成体系,完全只能作为牵制的作用存在着。

也就是这样,我们的科举文人于是就变成了皇帝唯一可以依赖的群体了,所以当皇帝则又必须要靠他们来维护自己统治机器来运转时,那么我们的科举文官们自然呀就有了与皇帝叫板的资本了。

虽然说从权力结构上来说,这些文官可以说并不能够威胁到皇权,但是这并不妨碍有不怕死的科举文官直接去跟我们的皇帝叫板。而反观到了清朝的时候,这时候的大臣们可以说是都成了“奴才”了,这个时候谁敢犯皇帝的威严。

我们只需一个“大不敬”的帽子扣下去就能让其人头落地。我们就拿清朝的明君乾隆来说吧,可以说那时的大臣们在犯颜直谏的时候,只要当时说得不合他的心意了,立马就会落得个曲解上意的罪名。

所以说在清朝也就唯有能揣摩上意的臣子,也就只有他们才能在皇帝面前平步青云,当然这其中最有名的当属我们的和珅大人了,那么我们说既然犯颜直谏既不能为自己赢得所谓的好名声,又会因随时说错一句话而丢了性命。

所以我们的文官们自然不会这样做了,那是因为正常的趋利避害就是动物的本能嘛。所以说清朝时期不但不让大臣们可以在朝堂上乱说话,就是我们的书生们在私下里说说也是不行的。那是因为当时的掌权者弄出一起又一起的“文字狱”。

也有河蟹的说法,当时可以说杀得那是人头滚滚,所以到最后也是人人自危,当然也是直接打弯了当时文臣们的脊梁,即便当时的文臣们有意见也只能憋着不说,毕竟我们说自己的小命还是要紧的。

最后我们总结一下,我们所熟知的皇权到了明清可以说是高度集中的,这也是历史发展的规律进行推动的,因为相权的衰落,自从唐朝时期就开始就很明显了,那么接下来的历史,可谓就是怎么把已经被架空的相权给彻底废掉。

甚至说是尽量上更多的枷锁吧。但是话说回来这里的“相”一直都是不曾消失的,我们皇帝想消灭的,其实一直也都不是宰相,而是那些能对他们权力造成影响的存在者,那么问题就来了,我们的皇权一旦失去了束缚的话,又能活多久呢。

因为这本来就是一个熵增的矛盾啊,仔细想想历朝历代的皇帝又怎么会不懂这个道理呢,所以说他们也要合理的妥协,然后把自己装回笼子里。所以我们说想把朝臣永远镇压服服贴贴的。

这可以说是不太现实的事情,咱们暂且不说明朝清朝这两个朝代,就在秦朝、汉朝,也一样有皇帝是可以做到的,可这些做完之后,是不是又是一次次反弹呢,因为朝代灭亡的方式也是多样的。

这其中有被篡位的,也有宦官误国的,更有异族入侵的,可这些灭亡的内里本质其实是不变的,那就是所谓的利益博弈的结束而已。
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