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朝和汉朝交际的时候 匈奴人为何没有趁机南下

爱百科 7 0

匈奴,蒙古草原上的第一个霸主,开启了草原帝国与中原王朝2000多年厮杀的历史序幕。然而令人疑惑的是,在秦汉之交,中国爆发了激烈的内战,先是秦末混战,后是楚汉争霸,中国乱成一片,奇怪的是匈奴却没有趁机南侵,为何反而等到汉朝建立之后才南下侵略呢?

汉朝建立之初,刘邦大肆分封异姓诸侯,其中一个叫韩王信的诸侯,被分封在韩国故地颍川。随着天下平定,刘邦认为韩信的封地都是战略要地,于是就将他迁移到太原以北的地区。迁移之后不久,韩国都城马邑被匈奴包围,因韩信屡次向匈奴求和,朝廷怀疑其有异心,韩信就起兵反叛,投靠匈奴,因此韩王信可谓是汉朝第一汉奸。

公元前201年,汉高祖六年,韩王信在大同地区造反叛乱,并勾结匈奴企图攻打太原。汉朝初立,刘邦自信满满,于是亲自率领32万军队迎击匈奴,先在铜辊(今山西沁县)告捷,后来又乘胜追击,亲自率领先锋直追到大同平城,前军与后军脱节,结果中了匈奴诱兵之计。最终,刘邦和被围困于平城白登山(今山西省大同市东北马铺山),达7天7夜,完全和主力部队断绝了联系,这就是历史上的“白登之围”。从白登之围开始,持续三百余年的汉匈之战正式拉开序幕。

令人好奇的是,在中国内乱之际,匈奴为何不南侵,楚汉争霸时匈奴如果南侵,估计刘邦很难短期之内击败项羽,一个分裂的中原必然更利于匈奴。等到汉朝一统中原之后,匈奴却开始南侵汉朝,但此时汉朝毕竟一统中原,整合人力、物力的能力更强,这不是增加匈奴南侵的难度吗?

其实,不是匈奴愿意错失良机,而是匈奴也有一本难念的经。与刘邦一样,匈奴面临一统草原问题。

根据《史记·匈奴列传》记载,司马迁认为匈奴是夏人后裔,“其先华夏后代之苗裔也,曰淳维(獯鬻、熏育)。唐虞以上有山戎、猃允、薰粥,居于北边,随草畜牧而转移”,但根据现代DNA技术鉴定,匈奴是一个混合民族,血缘关系非常复杂,有中亚、高加索、亚洲北部等多种来源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:匈奴人兴起于如今内蒙古阴山山麓。

匈奴建国之前,蒙古草原上部落众多,“时大时小,别散分离”,是“各分散居溪谷,自幼军长,往往而聚者百有余,然莫能相一”。所谓天下之势分久必合,随着时间推移,蒙古草原上势力慢慢洗牌,开始一轮又一轮的兼并,于是逐渐形成了大部落、大势力。

到了战国赵武灵王时,蒙古草原上主要有林胡、楼烦、东胡、匈奴四大势力。其中,赵武灵王胡服骑射的对象主要就是楼烦,此时的匈奴并不是蒙古草原上最强的一个。

公元前3世纪,匈奴越来越强,建立了一套完整的国家体系,统治结构分为中央王庭、东部的左贤王、和西部的右贤王,控制着从里海到长城的广大地域,包括今蒙古国、俄罗斯的西伯利亚、中亚北部、中国东北等地区。但此时中国周边的游牧民族还有很多,主要有东胡、大月氏、楼烦,其中东胡、大月氏实力都非常强大,而且匈奴夹在东胡与大月氏之间,左右受敌!

匈奴强大起来之后,一度野心勃勃,经常劫掠中原。于是,中原诸国与匈奴爆发了两场战争,打的匈奴损失惨重。

1,战国末年,赵国名将李牧出动战车1300乘、骑兵13000人、步兵5万、弓箭手10万,与匈奴会战,大破匈奴十余万骑,从此匈奴十余年不敢南犯。

2,秦始皇一统中国后,公元前215年,命蒙恬率领30万秦军北击匈奴,收河套,屯兵上郡,“却匈奴七百余里,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”。随后,秦始皇还命令蒙恬修筑长城,防备匈奴再次入侵。

这两次战争的失败,对匈奴打击很大,应该与此后一段时间匈奴不敢轻易南侵有关。尤为重要的是,匈奴也有自己的敌人——大月氏与东胡!

随着秦末乱世到来,中国陷入一片混乱,但匈奴却没有时间南侵,而是需要打败东胡与大月氏,然后一统蒙古草原。

秦始皇时代,匈奴首领是头曼单于,想立宠爱的阏氏(匈奴皇后)之子为太子,于是将原先的太子冒顿派到月氏(西域游牧部落)为人质,这也可见大月氏当时的确很强。但做了这一切之后,头曼单于又派兵攻打大月氏,目的就是借刀杀人,希望大月氏杀掉冒顿,然后重立太子。

大月氏非常生气,准备杀了冒顿,冒顿闻讯,盗得好马,逃回匈奴。头曼单于见其勇壮,乃令其统领万骑。但冒顿对父亲头曼已经心生不满,于是就拼命训练手下万余人,将他们变成自己的真正嫡系,为政变谋位作准备。为此,冒顿制造了一种名鸣镝的响箭,规定:鸣镝所射而不悉射者斩。一天,头曼单于出猎时,冒顿用鸣镝射头曼,左右皆随之放箭,射杀头曼。随后,冒顿又诛杀后母及异母弟,尽杀异己之大臣,自立为匈奴单于。

公元前209年,冒顿刚刚即位,东胡王乘其立足不稳,遣使索要单于千里马。冒顿为麻痹东胡,不顾群臣反对,将千里马送给东胡王。东胡王得寸进尺,又提出索要单于阏氏,冒顿还是满足了东胡王的要求。东胡王认为冒顿软弱可欺,不再将其放在眼里。

于是,冒顿趁机稳固统治,扩充军备,最终发兵突袭东胡,东胡猝不及防,东胡王被杀。东胡兵败之后,一支逃亡东北的鲜卑山,一支逃亡东北的乌桓山,这就是后来鲜卑与乌桓的来历。汉朝灭掉匈奴之后,乌桓与鲜卑先后称雄草原。

灭掉东胡之后,冒顿又乘胜西攻河西走廊雍州的月氏,迫其西徙。至此,匈奴解除了东西两面的威胁。在此之后,冒顿又指挥匈奴征服了楼兰、乌孙、呼揭等20余国,控制了西域大部分地区,向北则征服了浑窳、屈射、丁零、鬲昆、薪犁等国,向南兼并了楼烦(今山西东北)及白羊河南王之辖地,重新占领了河套以南地。

大约在楚汉争霸落幕之时,冒顿首次一统了北方草原,建立起庞大强盛的匈奴帝国,疆域南起阴山、北抵贝加尔湖、东达辽河、西逾葱岭的广大地区,号称将诸引弓之民并为一家 ,拥有控弦之士三十余万 ,成为北方草原最强大的国家。

总而言之,秦汉之交中国内乱时,匈奴之所以没有南侵,主要有两个原因:一是之前被李牧与蒙恬打怕了,心存一定的阴影,二是冒顿忙于一统草原,无暇南顾。

汉朝建立之后,冒顿开始不停试探汉朝,接纳一些汉奸,最后经过白登之围一战,冒顿匈奴认清了汉朝实力,于是开始欺凌汉朝与不停的南侵,但此时的匈奴,对汉朝领土没有欲望,主要还是劫掠钱财人物。汉武帝之后,汉朝开始反击匈奴,开启了汉匈之战的第二阶段——汉帝国的反击。

参考资料:《史记》
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