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馥如何成为东汉末年群雄逐鹿中原出局的第一个州牧?

爱百科 7 0

公元191年,董卓携西凉兵入京师,把持朝政,自封为太师,位居人臣,汉献帝已经如同虚设,地方上则是群雄割据,韩馥据守冀州,刘虞把持幽州,刘表占据荆州,刘焉占益州,陶谦占徐州,公孙度镇辽东,袁术占南阳,曹操则占据东郡。此时,渤海太守袁绍看到韩馥无能、怕事、便先以小型军事行动来对韩馥造成形式压力,在以说客施加心理压力,内外兼攻,终于不战而取得了地广、人众、资源丰富的中原沃土冀州。

第一,三国第一“孬“韩馥。

在三国的时候,有最厉害的英雄,也有最懦弱的狗熊,而在三国的割据“势力”当中,最没出息,最孬的莫过于韩馥,韩馥,颍川郡人,东汉末年的诸侯,冀州牧。

《英雄记》:韩馥字文节,颍川人。为御史中丞。董卓举为冀州牧。于时冀州民人殷盛,兵粮优足。

韩馥的对手,既不是刘备,也不是曹操,仅仅只是一个袁绍,而且还只是一个没有转强的袁绍,当时的袁绍,还仅仅只是一个为了避难到韩馥处的一个渤海太守而已,论官位,韩馥是袁绍的顶头上司,论兵力和势力,韩馥更是绝对优势,但是结果是,袁绍不费一兵一卒,只是略施小计,玩弄了一下嘴皮子,韩馥就将整个冀州地区奉上,将城池献出后,还整天紧张兮兮的,最后竟然吓得自杀,韩馥把持冀州军政大权时有两件事情可以反映他懦弱,比较孬。没有主见。

其一,在帮袁绍讨伐董卓的事情上,小家子气:董卓之乱开始后,各地群雄都想起来讨伐董卓,袁绍当时正窝在渤海地区,便以渤海太守的身份,率领各地群雄,讨伐董卓,这个时候的袁绍虽然声望很高,但地盘却是很有限的,所以,粮食,物资都一直依赖于他的上司冀州牧韩馥的供给。然而韩馥这个人虽然表面支持袁绍讨伐董卓,但是看到袁绍得尽天下人心,心里很不是滋味,就是就暗中抵制,对于袁绍的各种补给,不是大打折扣,就是拖延供给物资时间,企图以此来削弱袁绍的力量,这样一弄,一度使的袁绍在用兵的时候很是被动。

其二,韩馥内部压不住阵脚,实力得到削弱:韩馥作为一方的诸侯,不但对外面的局势看不清,搞不好,对自己的内部阵脚也压不住,管不了,正当他集中所有力量对外的时候,他的部将鞠义起兵造反,不但在正面战场击败韩馥,还转头和袁绍交好,鞠义这个人,是一个有谋略的将领,也能带好兵,他的反叛,不仅仅是削弱了韩馥的实力,而且还袁绍如虎添翼,实力就此增加了不少。

《后汉书》:明年,馥将麴义反叛,馥与战失利。绍既恨馥,乃与义相结。

第二,韩馥软柿子,袁绍趁机把他捏。

袁绍手下的谋士逢纪,分下当下的形式,对袁绍提出谏论,希望主公袁绍找一个州作为根据地,才能进行宏图大业,如果没有地盘,万事难成,渤海郡隶属于冀州境内,逢纪对袁绍说的所谓的占据一州就是冀州,袁绍当然心知肚明。但是因为袁绍只占据一郡,兵士少,又缺粮,而冀州兵力很强,粮草充足,因此没有必胜把握。

这个时候,逢纪看出了袁绍的担忧,就说道:“主公,韩馥不足为惧,只是一个窝囊废,我们可以私底下找寻公孙瓒让他出兵冀州,公孙瓒兵临城下的时候,韩馥必然害怕,这个时候,主公可派出一个说客,威逼利诱韩馥,韩馥必定就范,为求自保,让出冀州城。

听完了逢纪精彩的陈述后,袁绍动心了,便秘密写信给幽州的公孙瓒,公孙瓒立即率大军倾巢而出,对外宣称讨伐董卓,然则直接奔袭韩馥所在的冀州境内,这个时候的韩馥只能仓促率兵抵御,结果被公孙瓒大败,退回冀州境内。

绍客逢纪谓绍曰:“夫举大事,非据一州,无以自立。今冀部强实,而韩馥庸才,可密要公孙瓒将兵南下,馥闻必骇惧。并遣辩士为陈祸福,馥迫于仓卒,必可因据其位。”绍然之,益亲纪,即以书与瓒。瓒遂引兵而至,外托讨董卓,而阴谋袭馥。绍乃使外甥陈留高F8B5及颍川荀谌等说馥曰:“公孙瓒乘胜来南,而诸郡应之。《后汉书》

此时,袁绍看到计谋成行,随即派出高干以及辛评,郭图等人去韩馥处当说客。

第三,威逼利诱,韩馥就范,让出冀州

当荀谌等说客见到韩馥后,就开始威逼利诱韩馥,分别以“德行”,“能力”,“家世”,三方面拿袁绍与韩馥相比,如下:

——其一,从德行看:袁绍的宽大,仁爱,器量大而为天下所归心是强于韩馥的。——其二,从个人能力看:袁绍的奇谋决疑,智勇也是强于韩馥的。——其三,从个人家世看:袁绍家族四世三公,世世代代广布恩德,深的人心,这也是韩馥不能相比的这个时候,荀谌看到韩馥已经动摇了,就拿出最后的杀手锏“恐吓战术”,说道冀州是天下的物资重地,袁绍如果与公孙瓒联手,将军就会性命不保啊。如果将军能够把冀州和平让给袁绍,袁绍一定会念你这份情谊,重重报答你,如此,公孙瓒也会不战而退兵,这样一来,冀州之危,可解,将军也可以全身而退。

《后汉书》绍乃使外甥陈留高F8B5及颍川荀谌等说馥曰:“公孙瓒乘胜来南,而诸郡应之。袁车骑引军东向,其意未可量也。窃为将军危之。”馥惧,曰:“然则为之奈何?”谌曰:“君自料宽仁容众,为天下所附,孰与袁氏?”馥曰:“不如也。”“临危吐决,智勇迈于人,又孰与袁氏?”馥曰:“不如也。”“世布恩德,天下家受其惠,又孰与袁氏?”馥曰:“不如也。”谌曰:“勃海虽郡,其实州也。今将军资三不如之势,久处其上,袁氏一时之杰,必不为将军下也。且公孙提燕、代之卒,其锋不可当。夫冀州天下之重资,若两军并力,兵交城下,危亡可立而待也。夫袁氏将军之旧,且为同盟。当今之计,莫若举冀州以让袁氏,必厚德将军,公孙瓒不能复与之争矣。是将军有让贤之名,而身安于太山也。愿勿有疑。”

此时的韩馥如同热锅上的蚂蚁,已经失去了冷静,一个鞠义,够他受了,公孙瓒又强兵压境,现在袁绍又来威逼利诱,如果这三个人联起手来,想着想着,就同意了,这下,袁绍不费一兵一卒取得了冀州。

第四,韩馥出局,自己吓死自己。

韩馥将冀州让了出去,袁绍至此入主冀州,成为新一代的东汉强人,而失去地盘的韩馥被夺了兵权,失去了势力,成了孤家寡人,唯一剩下的只有袁绍给他的一个“奋威将军”的空头封号而已,至此,韩馥从诸侯沦落为庶民。

韩馥看到袁绍没有兑现承诺,害怕会有杀身之祸,因此去投奔陈留太守张邈,结果有一天,袁绍派人到张邈处谈话,韩馥看到是袁绍的人马,因为是来谋他的性命来了,怕极了,因此在厕所里用书到了解了自己。

韩馥好歹也是一方霸主,最终确是这种死法,可悲,可叹!

结语:韩馥成为了东汉末年群雄逐鹿中原出局的第一个州牧,袁绍则以冀州为根据地,后期击败公孙瓒,占据了公孙瓒的地盘,后期逐渐将青州,并州吞并,成为了前三国时期的强人
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