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孙皇后作为李世民的妻子 长孙皇后为何腰间总系一袋毒药

爱百科 8 0

贞观初年,上林苑,初春时节的桃花正开得艳,新帝李世民携结发妻子长孙皇后于上林苑内赏桃,春和景明,春光灿烂,桃花熙熙攘攘地在微风中舒展身姿,长孙皇后面若桃花,粲然一笑,于上林苑十里桃林中留下她仅存的一首诗作《春游曲》。

本是一次寻常的帝后巡游,可诗作中的“上苑桃花朝日明,兰闺艳妾动春情”一句却引得不小争议,让朝中大臣为此大惊失色:如此明目张胆言及春闺,未免有失皇后风度。而李世民则不以为然,为长孙皇后的文采啧啧称赞——这么些年了,长孙氏为人如何,他最清楚不过。

她就是这样一个女子,身为皇后,她向来保持着贤后姿态,可只有李世民知道,长孙氏是一个既有咏絮之才,又有林下之风的不羁女子,只是这高高在上的后位框住了她的才情和潇洒。

“出众风流旧有名”,她也只有在如此艳丽明快的春景之中才得以稍稍放松片刻,不经意间漏出那么一点潇洒自如,毫不忸怩作态的才女作风来。

待到桃花谢了,待到重归皇宫,她又是那个贤能的皇后。

“千古第一贤后”,这个名头给李世民的皇后长孙氏实至名归,从古至今,有很多具有争议性的贤后:卫子夫、窦漪房、马皇后……都曾被后人质疑是否具有被称为“贤后”的资格。

可只有长孙皇后,从没有人质疑她,从没有人否定她,她就是当之无愧的贤后。

一、千古第一贤后,劝谏夫君保护贤臣

长孙氏是唐朝第一位在生前便被封后的女性,她在历代史官笔下都是毋庸置疑的贤后形象,毫无争议性,只因为她太优秀了。

她心胸宽广,从来不会为其他妃嫔的得宠而争风吃醋,对每一位皇子都视如己出。

她勤俭持家,生平最讨厌的便是铺张浪费,不仅自己以身作则,还常常训诫皇子们也要谦恭节俭。

她恪守本分,尽管自己的亲哥哥长孙无忌为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,又权倾朝野手握重权,她却从不干政,还时常告诫哥哥不要恃宠而骄。

她语不及私,多次以外戚干政导致王朝覆灭的事实劝谏唐太宗李世民,让他以皇家安危为先,不要重用自己族人,不可让族人中枢要职。

她竭力辅佐,在李世民被气昏了头的时候总是能温言劝抚,比如以直言敢谏著称的魏征,屡屡犯上,倘若没有长孙皇后出言转圜,魏征这个乡巴佬可能早就被盛怒的李世民处死了。

长孙皇后之贤德,世所罕见,称千古第一贤后毫不为过。

而长孙氏虽然深知后宫不得干政的铁律,但她与唐太宗鹣鲽情深,琴瑟和鸣,两人同居同住,自然也免不得讨论一些政事。

《旧唐书》中提到,太宗经常与长孙皇后讨论朝中大臣赏罚之事,而长孙皇后对此甚是惶恐,以自己一介妇人之身不可干政为由拒绝与太宗讨论朝政,而太宗不管不顾,执意要和长孙皇后讨论,所以很多时候其实是长孙皇后和李世民共同治国。

每当李世民被谏官气得跳脚,扬言要处死他们时,长孙皇后总是适时出来求情,她先是安抚了太宗心情,又条分缕析谏官之能,在长孙皇后的劝谏下,李世民平息了怒火,采纳了谏官的意见。

可以说,李世民的知人善用、礼贤下士,与长孙皇后有脱不开的关系,而海晏河清的贞观之治,也有长孙皇后的一份功劳。

这份功劳不仅是因为长孙皇后劝谏李世民礼待下士,亲贤远佞,更是因为长孙皇后以一己之力避免外戚干政。

汉唐时期,因为特殊的朝代更替导致外戚干政现象十分严重,帮助李世民打江山的凌烟阁二十四功臣,哪一个不是外戚?

尤其是长孙无忌,既是一员得力猛将,又是当朝皇后的亲哥哥,论能论情,长孙无忌都有外戚坐大的风险。

外戚对皇权的威慑力非同小可,轻者把持朝纲,重者王莽乱政,长孙皇后博览史书,甚至历朝历代毁于外戚干政者众多,因此,她对外戚干政十分反感。

对于帮自己打天下的长孙无忌,李世民是怎么封赏都觉得不够,怎么提拔都觉得太低,他曾多次想要提拔长孙无忌,可是都遭到了长孙无忌的妹妹,长孙皇后的反对,而长孙氏反对的理由也很简单,长孙家已经足够富有足够有权势了,不需要这些大富大贵了。

她并不希望长孙氏的子弟遍布朝野,这对中央集权来说并不是个好兆头。

可李世民和长孙无忌私交甚好,他不顾长孙皇后的阻拦,坚持让长孙无忌任尚书右仆射,长孙皇后见劝谏无果,索性找到哥哥要求他主动辞职。

世间真有如此之人,能对送上门的荣华富贵毅然拒绝吗?长孙皇后不是不想要家族荣光,只是她很清楚,长孙家并非全是能臣,如果一味提拔他们,最后只会惹出灭族的祸端。

历朝历代权倾朝野的大家族,哪个不是落得个家破人亡,她要在一开始就将国破家亡的苗头掐灭。

因此,在她临终之时,还在叮嘱李世民切不可将长孙家抬得太高。

长孙皇后的贤明让唐贞观时期避免了外戚乱政,虽然这其中有李世民之能,但长孙皇后之贤也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。

当然,贤后首先得是能被君王敬重疼爱的皇后,而长孙皇后与太宗皇帝的帝后情深,在千百年后也依旧是一番佳话。

二、帝后鹣鲽情深,生死相随不离不弃

长孙皇后可不是什么娇娇弱弱的女子,她乃将门虎女出身,父亲是杨坚身边的一员猛将,母亲则是北齐乐安王的女儿。

父母都出身虎门,也造就了长孙皇后沉稳大方的性格,她13岁便在舅舅的支持下嫁给了那时还是秦王的李世民,两人风雨中互相扶持多年,撒狗粮撒得连正史记载里都是甜蜜的味道。

开国皇帝唐高祖李渊有22个儿子,李世民在早期只是很不起眼的一个儿子,他被封为秦王,常年在外带兵打仗。

丈夫领兵作战,在家里的长孙氏也没闲着,一方面生儿育女,为李世民生下三子四女,另一方面孝敬公婆,她的贤惠能干让李渊颇为赏识,对长孙氏很是信赖,甚至将李世民与长孙氏所生之子李泰提前封为卫王。

后来李世民战功赫赫,在军中威望颇高,被封为天策上将,逐渐和太子李建成成分庭抗礼之势,而李渊不愿意见到兄弟相残的事情发生,对李世民也开始有了忌惮。

长孙氏虽然是一介妇人,却眼光长远,李世民在外打仗并不知道李渊这里的心理变化,长孙氏却看在眼里,她奔走于李渊的后宫中,和宫妃们打成一片,帮助李世民收拢人心。

李世民在前线作战,长孙氏在后方作战,虽然此时的李世民还没有和长孙氏讲过自己的野心,但长孙氏显然已经知晓了丈夫的心意,并默默地帮助他在后宫树立威信。

而随着时间发展,李建成和李世民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,李渊又偏向太子李建成,局势对李世民十分不利,此时的长孙氏又毅然站到了丈夫身边。

在李世民饱受心理煎熬的时候,是长孙氏帮助他下定了决心,她和房玄龄长孙无忌等人一并,给予了李世民毫无保留的支持。

为了帮助李世民稳定军心,在“玄武门之变”当天,长孙氏不顾危险公开露面,站在了丈夫的身边鼓舞人心,帮助李世民在这场血腥的宫变中取得了胜利。

玄武门之变后,李世民登基称帝,在他称帝后第13天,他便迫不及待地册立长孙氏为后,他要这个女人无时无刻不站在他的身旁。

贞观八年,宫外大乱,正在熟睡的李世民被来报的柴绍吵醒,他立刻披上盔甲前去应战,同房就寝的长孙皇后被吵醒后,见李世民全副武装便挣扎着起床,要跟随在太宗左右,丝毫不顾及自己此刻虚弱的身体。

虽然身旁侍女反复劝说皇后应以身体为重,李世民也劝她安生休息,可长孙皇后坚决要跟随丈夫左右,直到叛乱平息后才跟随李世民回宫。

太宗登基后曾经大病一场,病去如抽丝,虽然长孙皇后悉心照料,昼夜不离,可太宗始终久病不愈,长孙皇后心急如焚,竟将一包毒药系在腰间。

《资治通鉴》记载:因取衣中毒药以示上曰:“妾于陛下不豫之日,誓以死从乘舆,不能当吕后之地耳。”意思是若夫君病死,她绝不独活。

长孙皇后和太宗皇帝情深至此,令人动容。

三、奈何红颜薄命,太宗追思水米未进

然而这一段帝后情深只持续了短短二十余年。

贞观十年,36岁的长孙皇后崩逝于太极宫,五黄六月,沉李浮瓜,李世民永远失去了他最爱的女人。

长孙皇后生前要求薄葬,依据她的意愿,太宗在长孙皇后陵墓中没有陪葬金玉器物,只用土木之物。

长孙皇后死后葬于昭陵,太宗皇帝追思皇后,便在宫里修了一座高台,每当思念翻涌而来之时,他便登高远眺亡妻陵墓,一整天米水不进。

有时候他还会带着自己的重臣一起追悼亡妻,古代王朝并不提倡祭奠妻子,贵为皇帝的李世民却经常公开追悼亡妻,后来被保守派大臣屡次弹劾,太宗才不得已拆毁了高台。

可在他的心里,始终有一座高台,里面住着他思之不及的亡妻。

贞观二十三年,唐太宗病逝,葬入昭陵,帝后分离13年后,终于再一次团聚了。

写在最后

千古贤后之首,长孙皇后当之无愧。

她贵为皇后却从不干涉朝政,始终默默做着李世民的贤内助,发挥着自己的柔性力量,用自己的影响力帮助李世民礼贤下士,又常常和李世民谈古论今,用自己独特的见解开导李世民。

可以说,贞观之治的盛世与长孙皇后密不可分。

她胆大心细,目光长远,雷厉风行,在危难之时与丈夫携手并肩,不畏生死,说她是贤后,不单单是因为她的贤良淑德,更是因为她的秀外慧中,直至今日都在深深地影响着我们。
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