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秋时期的诸侯会盟,齐国人为何成了众矢之的?

爱百科 6 0

晋平公是晋悼公的儿子,父亲的苦心孤诣,为晋平公留下了诸多遗产。晋平公当年的嚣张跋扈,甚至对周天子亦无尊敬之意,这种理念直接影响到晋平公的成长,他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。当晋平公继位后,就对诸侯列国极为不屑,当年就派遣荀偃率军进攻齐国,展开交战,齐国都城被攻破,这是晋平公为自己成为晋国之主送上的开门大礼,亦是晋平公多次对齐国作战的原因,毕竟齐国如今看来是个好欺负的诸侯国。

也就是在当年,晋平公显然对晋国国力相当自信,公族与卿大夫们,每家每户都具有相当的战力,在针对齐国的作战取得重大胜利后,晋平公又对许国、邾国等小诸侯国展开军事行动,也均取得胜利,这更是极大的增加了晋平公的自信心,他亦想要超越其父晋平公的伟业,便在当年的春季,召集鲁、宋、卫、郑、曹、莒、邾、薛、杞、小邾,组织召开十一国会盟。

晋平公作为会盟发起者,自然不能丧失颜面,就在河南之地大宴诸侯。在《周礼》中,对诸侯列宴有着严格的标准,所谓王九鼎,诸侯七鼎,卿五鼎,那么面对这么多中原诸侯,晋平公出于礼节的态度,也便当以最高标准宴请诸侯,也就是牛、羊、乳猪、牲肚、猪肉这种菜品是不会少的。至于更为高级的“珍用八物”在宴会中被摆上宴桌,这也就是“周八珍”,分别是淳熬、淳母、炮豚、炮牂、肝膋、熬、渍、捣珍。这种标准的菜品,即便到现在看来,也绝对是顶级餐饮。

在如此丰盛宴会上,晋平公得意洋洋之际,自然不能让诸侯们成为一帮单纯的吃货,他要的也不是一场单纯的会盟,他要的宴会,绝对不是枯燥的开会,而是赏心悦目的宴会。因此,晋平公主持会盟的官员,便在宴会中安排了一场节目,即是让诸侯国君们陪同的大夫唱着歌儿和着节拍跳舞,还必须是“歌诗必类”,说简单点就是要歌功颂德,除了表达各国的风土人情,最为重要的,主要表达对晋国的尊崇之意。这是什么呢?这简直就是“吃着火锅唱着歌儿“就把尊严给挣了的春秋版本。

当时有个倒霉鬼,是齐国的大夫,姜姓,名叫高厚,本来也是齐国的王族子弟,结果可能在朝臣中处理人际关系没有处理好,又被齐灵公当成了炮灰。这齐灵公优柔寡断,本来对鲁国就有看法,听说要到河南去参加晋国主持的会盟,其中居然有鲁国,心里就很不舒服,就只是派了不待见的高厚前往会盟。于是,这次会盟中的不和谐因素就出现了,其他国家都是诸侯国君亲自到场,这个高厚却是以大夫身份在现场。如果按照《周礼》的规定,高厚是没有权限享受七鼎规格的宴会的,况且他本身就不擅长这种场合,也就在会场上败了晋平公的味口。

诸侯们不管出于何种理由,都在迎合着晋平公,唱着欢喜的歌儿,跳着欢快的舞蹈。这个齐国大夫高厚就跳了支不伦不类的舞蹈,完全没有体现出对晋国的尊敬。当时晋中军元帅荀偃就不高兴了,直接给了高厚一个诛心之论:”诸侯有二心了“。高厚显然不是傻子,很快就逃离会场,回齐国去了。大家兴致勃勃,哪里知道这个齐国如此不给面子,小诸侯们便都气势汹汹,响应晋国的号召,即为“同讨不庭”。齐国,成为晋国要好好教育的诸侯强国。

齐灵公不明智的地方,即在此处。晋国刚刚举办会盟,显然就是想要有所作为,其中的鲁国既然已经与晋国结盟,那么,齐国就应该低调的对待与鲁国的外交关系。不知道是高厚没有给齐灵公说清楚国际局势,还是齐灵公本身的不成熟,高厚逃归齐国不久,齐国就派遣大军与鲁国开战,这明显就是不尊重晋国。这对晋平公而言,当然是不允许的,晋平公便是与鲁国联军,共同攻打齐国,齐国偷鸡不成蚀把米,大败而归。这也就是”齐侯伐鲁北鄙,围桃。高厚围臧纥于防。师自阳关逆臧孙,至于旅松。郰叔纥、臧畴、臧贾帅甲三百,宵犯齐师,送之而复。齐师去之“这段历史故事的来龙去脉。
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