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北朝将军沈庆之辞官隐退,刘宋发生了什么变化?

爱百科 6 0

随着刘义宣、臧质等人的叛乱被平定,刘骏的改革也在如火如荼展开,刘宋终于开始恢复到往日的祥和。

这种情况下,有人就想到了急流勇退,孝建二年(公元455年,北魏兴光二年),时任刘宋镇北大将军、南兖州刺史,辅佐刘骏屡建功勋的沈庆之请求告老还乡,毕竟沈庆之此时已经七十岁了。但刘骏当然不愿意让沈庆之就这样离开,毕竟天下才稳定没多久,于是这年二月丙寅日(初五),刘骏任命沈庆之为左光禄大夫、开府仪同三司,企图以加官进爵挽留沈庆之。

但沈庆之去意已决,坚决辞让,甚至几十次上奏章表达去意。这样还不够,沈庆之还当着刘骏的面亲自陈说,言辞恳切,甚至于到了叩头哭泣的地步,刘骏见无法改变他的意志,只好让他以始兴公爵的身份回到了自己的私宅养老,并优厚地供给他的用度和俸禄。

但没过多久,刘骏想要再次起用沈庆之,就派何尚之前往去劝说。何尚之一次次地反复陈述刘骏的想法。但沈庆之没有再复出的意思,只是笑着对何尚之说:“沈公不效何公,往而复返。”原来先前何尚之也曾表态辞官隐退,并写下《退居赋》以明志,但不少人都说何尚之坚持不住,结果最后何尚之果然再度出仕。袁淑更是记录昔日一些有事迹而无名字流传下来的隐士,写成《真隐传》,用以讥笑何尚之。所以当何尚之听了沈庆之这番话后,面有愧色,也就不再去劝说沈庆之。那么沈庆之就真的这么辞官隐退了吗?我们以后见分晓。

沈庆之隐退虽然让刘骏很不舍,但刘宋的政务还需要自己处理,他也逐渐将精力放到了国事上。这年七月,刘骏的几个幼弟也到了封王的年纪,于是刘休被封为山阳王、刘休茂为海陵王、刘休业为鄱阳王。到了第二年又封刘休范为顺阳王,刘休若为巴陵王。宗室逐渐扩大对刘骏来说可不一定是好事,自刘骏继位以来,先后有自己的四弟刘铄、叔叔刘义宣等人被铲除。毕竟刘骏和其父是以藩王身份继承帝位的,保不齐其他宗室诸王会学样,刘义宣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。

本以为经过刘义宣之乱后,宗室们会有所收敛,谁料这次刘骏的十弟刘浑又来捅马蜂窝了。刘浑,字休渊刘义隆的第十子,母亲为江修仪。在刘浑九岁的时候,被封为汝阴王,食邑二千户,并官拜后军将军,加散骑常侍。到了元嘉二十九年(公元452年),因为刘浑的封地汝阴郡在之前的元嘉草草中被北魏军破坏,刘义隆于是徙封刘浑为武昌王。等到刘骏击败刘劭即位后,先是授刘浑征虏将军、南彭城、东海二郡太守,镇守京口。随后又改授使持节、监雍、梁、南北秦四州、荆州之竟陵随二郡诸军事、宁蛮校尉、雍州刺史,从对这个弟弟的安排上来说,刘骏还算是挺厚道的。

只不过这刘浑可不是省油的灯,他从小就凶狠暴戾,曾经仅仅因怨恨身边随行属下而用防身刀砍他们。刘义隆行将入葬时,刘浑竟然裸著身体,脱了冠帽露著头走进散骑省玩乐,更弯弓射向通直郎周朗,更射中其后枕,用以取乐,足见此人的品性。

如果说上面这些还可以用年少顽劣来解释,那么这一年刘浑在襄阳所干之事就是刘骏所不能忍的。刘浑到襄阳后竟与身边下属作文檄,自己号称楚王,改年号为永光,设立文武百官,以这种僭越之事开玩笑取乐。结果长史王翼之把刘浑亲笔写的这一文告,呈报给了刘骏。刚经过刘义宣之乱的刘骏自然是对这种事勃然大怒,命令有关部门上奏免刘浑为庶人,指令太常剥夺其宗籍,流放到始安郡。光这样还不够,刘骏又派了宠臣员外散骑侍郎戴明宝前去诘责刘浑,逼令他自杀,享年十七岁。

宗室一系列的举动让刘骏决定削弱皇家王公侯爵的权力。于是这年十月己未日(初一),在刘骏的示意下,刘义恭、刘诞向刘骏启奏,请求先裁减王爵、侯爵使用的车马、服饰、用具器物以及歌舞制度,一共有九条。刘骏对此当然还是不满意,就暗示有关部门,再进一步增加到二十四条,诸如:在处理事务时,不能直接面向南坐,剑柄不能做成辘轳的形状,内史、宰相以及所封的其他官员对王、侯自称为下官,不能称臣,罢官以后,不再追加其他封赐。直到这样他才满意地批准通过。
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