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朝时期的音乐是什么样的?舞蹈又有哪些分类?

爱百科 6 0

汉高祖刘邦是一位很不错的音乐爱好者,除《大风歌》以外,他还即兴填词,用楚地的曲调,唱过一首悲歌,这首悲歌是唱给戚夫人的:

鸿鹄高飞,一举千里。羽翼已就,横绝四海。横绝四海,又可奈何?虽有矰缴(打鸟的工具),尚安所施!

吕后所生的太子刘盈,有雄厚的辅翼,戚夫人的儿子终于不可能取代刘盈的太子位置,刘邦这是用歌声道出了他的无奈。

戚夫人是位女音乐家,对于音乐、舞蹈的共同爱好加深了他们的感情。

戚夫人会弹奏各种乐器,舞技高超,亦能像刘邦一样歌以述志。

她在被吕后罚做女奴,整日舂米的日子里,戚夫人想念儿子,悲叹自己的命运,唱道:

子为王,母为虏。终日舂薄暮,常与死为伍。相离三千里。当使谁告汝。

此时的戚夫人自然不会忘记与刘邦歌舞燕乐的日子。

她曾与刘邦倚瑟弦歌,或带领宫女们歌唱,高亢或低婉的歌曲《出塞》、《入塞》、《望归》,宫女数百人随着她的声音齐唱,声入云霄。

谈到汉代的音乐,人们很容易想起刘邦荣归故里时唱的《大风歌》:

大风起兮云飞扬,威加海内兮归故乡,安得猛士兮守四方!

刘邦边唱边击筑(乐器),唱完起舞,慷慨伤怀,泣数行下。

西汉高祖的唐山夫人制《昭容乐》、《礼容乐》、《房中祠乐》等,汉惠帝令主管音乐的机构乐府用萧管演奏上述音乐,改编并更名为《安世乐》。

汉以后相沿以乐府为演奏燕乐的机构,乐府诗则是可以演唱的歌词。

前面说到,汉代掌管燕乐的机构是乐府。乐府中的大部分音乐采自民间,早在周代就有采风制度,采集民间的诗和音乐。

西汉乐府的基本工作就是收集、挑选民间音乐,直接取用原来的歌词或填写新的歌词,配制乐器,准备在各种场合演奏。

由于汉代的中国皇帝是楚地人,按照“乐其所生,礼不忘本”的规律,汉代皇帝自然偏爱楚地的音乐,所以乐府的音乐多为楚声。

例如《房中乐》(即《安世乐》)就是“楚声”,乐人也多来自楚地。

西汉乐府的乐人多至八百余,其中负责民乐的占一半以上。

西汉在音乐上颇有造诣应数李延年和汉元帝。

李延年善弹、善歌,亦会制曲,他曾根据从西域传入的胡前曲,改编为十首乐曲。李延年音乐才能出众,被汉武帝任命为协律都尉。

汉元帝则是汉代皇帝中最有音乐修养的一位,汉元帝的文与艺兼长,文辞十分优美。

班婕妤曾评估元帝父子的文学风格, 说元帝词句华丽优雅,成帝则平易亲切。

汉元帝喜爱吹萧,也能弹琴鼓瑟,善于自度曲,配以歌声。

史书称元帝的自度曲是分刌节度,穷极窈渺。曲调非常优美,节奏多有变化,当然胜于一字一腔的雅乐,相信也超过了已有的燕乐曲。

汉武帝对音乐的关心不亚于其曾祖刘邦,他们二人都善于造新词配旧曲。

汉武帝曾作《白麟之歌》、《宝鼎天马之歌》、《朱雁之歌》等,以纪念天降祥瑞,赞颂神明。

为表述对李夫人的悼怀,汉武帝还曾赋《落叶哀蝉》之曲:

罗袂兮无声,玉墀兮尘生。虚房冷兮寂寞,落叶依于重肩。望彼美之女兮,安得感余心之未宁!

当方士使用法术,在帏幄中映出李夫人的形象时,汉武帝欲近前而不能,口占一诗曰:

是耶非耶,立而望之。何姗姗其来迟?

汉武帝的作品被乐府配以弦歌。当日西倾,凉风激水,武帝在昆明池上,泛翔禽之舟时,命女伶悲歌其《落叶哀蝉》之曲,是一番多么苍凉空渺的景象。

武帝坐在帐前,听乐工们讴唱《是耶非耶》,便可回想李夫人映出的身影。

元光三年(前132年),黄河决于瓠子口,灾难持续了十二、三年,到元封二年(前109年),决口终于被堵住了。

为了治河,武帝调动兵卒数万人,并亲临决口,将白马玉壁沉入水中,送给河神。命令百官自将军以下,皆负薪填塞决口。此际,汉武帝创作了《瓠子歌》。

汉武帝晚年巡行各大河流,秋日泛舟于汾河,与群臣宴饮,胸中腾起悲壮之兴,乃作《秋风词》,配以楚歌:

秋风起兮白云飞,草木黄落兮雁南归。兰有秀兮菊有芳,怀佳人兮不能忘。泛楼船兮济汾河,横中流兮扬素波。萧鼓鸣兮发棹歌,欢乐极兮哀情多。少壮几时兮奈老何!

赵飞燕的歌喉与舞姿并美,她在太液池上仙人般的歌舞被千古传颂。

汉武帝命工匠造了一座合宫之舟,浮在太液池上,为歌舞之台。

成帝曾以文犀簪击瓯,伴赵飞燕歌《归风送远之曲》,船随歌声飘荡。

歌正酣时,大风起,赵飞燕顺风高扬歌喉,举袖唱道:

仙乎仙乎,去故而就新,宁忘怀乎?

赵飞燕能够用“气”以轻身,作盘中舞、掌上舞。

一次赵飞燕在舟上轻舞时,又值大风扬起,赵飞燕在风中展袖,舞姿若随风升飞状。

汉成帝担心赵皇后真要随风而去,急命恃者抓住她的裙据,裙子为之绉。

后来宫女们效仿其绉裙,号称“留仙裙”。

西汉的倒数第二个皇帝汉哀帝一举取消了乐府机构。

他对乐府的燕乐采取了“圣人”态度,在诏书中说:“孔子不是说放任郑声,郑声流播四野,淫乱天下吗?”

于是,汉哀帝罢黜了乐府官。

此事并不能说明哀帝通达大义,却显示了皇帝对宫廷燕乐兴衰所起的决定作用。

汉代还有一支经常出现在宴会上的乐队,即黄门鼓吹。黄门鼓吹是天子宴乐群臣的乐队。

鼓吹的乐器包括萧、笳、笛、觱篥、饶歌,主要用笳、萧、饶歌,“鸣笳以和萧声”,“短萧饶歌”是军乐的代称,所以鼓吹乐本来就是军乐,偶然用于宫廷宴会上以助兴。

汉武帝尤喜这类振奋情绪的军乐,才更多地将其 引入宫廷娱乐中,除在饮宴上使用鼓吹外,还令宫女们在游戏中演奏。

宫女们乘着龙头形的船,游荡在昆明池中,唱着歌,吹奏萧,武帝在豫章观上欣赏这幅赏心悦目的景象。

黄门鼓吹乐与短萧饶歌乐是同一处乐曲与乐器的两种名称,在宴享时出现的自然叫黄门鼓吹。

汉代鼓吹饶歌有十八曲,曲目是:《朱鹭》、《思悲翁》、《艾如张》、《上之回》、《翁离》、《战城南》、《巫山高》、《上陵》、《将进酒》、《君马黄》、《芳树》、《有所思》、《雉子》、《圣人出》、《上邪》、《临高台》、《远如期》、《石留》。

以上诸曲,歌词均载在史书而曲调杳然,现录几首歌词:

《朱鹭》: 朱鹭,鱼以乌路訾邪。鹭何食,食茄下,不之食,不以吐,将以问诛者。

《远如期》: 远如期,益如寿,处天左侧,大乐,万岁与天无极。雅乐陈,佳哉纷,单于反归,动如惊心。虞心大佳,万人还来,谒者引,乡殿陈,累也未尝闻之。增寿万年亦城哉。

凡乐曲都可配以舞蹈。《诗经》中说:咏歌不足以表达,就辅以手舞足蹈,歌、舞表达一种情绪。

周代及以前的六代雅乐都有舞,叫做“六代舞”。

汉代的乐府、黄门鼓吹署的燕乐,也应配以舞蹈,但舞姿似无严格规定。

西汉的两位舞蹈家戚夫人和赵飞燕,舞技很高,戚夫人擅长“翘袖舞”、“折腰舞”,赵飞燕擅长“掌上舞”,舞技是她们独创独擅,未见传授人。

她们多在乐曲声中即兴起舞或边歌边舞,哀则折腰,遇风则扬袖,无一定章法。

汉高祖刘邦歌罢《大风歌》,情不自禁地起舞,汉武帝与长沙定王宴乐时也即兴起舞。

群舞不能不有章法,有一定章法和名称的群舞能流传于后世。

刘邦非常欣赏蜀地土人的舞蹈,其舞表现强悍而又敏锐的精神,刘邦将它命为“巴渝舞”,命乐人学习,在宫廷表演。

巴渝舞的舞曲有《矛渝》、《安台》、《弩渝》,歌词古涩,汉人已不能洞晓其意。

汉代宴享时常以鼙舞助兴,汉代傅毅、张衡在赋中提到过鼙舞,曹植作《鼙舞歌》序中说:“汉灵帝西园鼓吹有李坚能鼙舞。鼙舞者持鼙鼓(一种军中乐器》而舞,舞时有歌。”

汉代鼙舞曲辞有五篇:《关东有贤女》、《章和二年中》、《乐久长》、《四方星》、《殿前生桂树》。

巾舞又叫做公莫舞,表现鸿门宴时项庄舞剑欲刺沛公刘邦,项伯起舞用袖阻隔项庄,舞者用巾代表衣袖,出语:“公莫”。巾舞、 铎舞、拂舞、白纻舞等流行于汉魏南朝宫中,各舞均有曲、辞(歌诗)。
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