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宣帝即位前,有着怎样的经历?当时的生活有多艰苦?

爱百科 7 0

汉宣帝在位期间一手缔造“孝宣之治”,从而不仅成为了西汉历史上有庙号的四位皇帝之一,后世更是认为其功绩“不负高祖,不输汉武”。然而,就是这位功绩卓著的帝王,即位之前的生活却堪称跌宕起伏,出生便遭遇宫廷政变,导致自幼长于民间,直到十八岁时才被霍光扶上皇位。

襁褓之中遭遇“巫蛊之祸”,家中亲人多受牵连而死

征和二年(前91年),汉武帝刘彻曾孙、太子刘据之孙、史皇孙刘进之子刘病已出生。其虽出生于皇室,且是太子刘据之后,然而此时太子刘据的情形却属实有些不妙,皇后卫子夫一系正在遭受巨大的政治变局。

该年正月,皇后卫子夫的外甥公孙敬声被诬告以巫蛊之术诅咒汉武帝,且与阳石公主通奸。汉武帝晚年本就疑心较重,加之身体时常不好,便怀疑真的是被人所诅咒,于是将公孙敬声连同丞相公孙贺(公孙敬声之父、皇后卫子夫姐夫)一起下狱,不久后罪名坐实被处以族灭之刑,同年闰四月,诸邑公主与阳石公主、卫青之子长平侯卫伉皆因连坐被杀。

此事导致皇后卫子夫一系在朝中的政治势力损失极为惨重,佞臣江充因与太子刘据有旧怨,便利用汉武帝疾病缠身的机会,言称汉武帝之病正是因巫蛊之术而起,再加上当时京师长安巫蛊之术风气极胜,就连皇宫中的嫔妃采用此术。于是,汉武帝便于同年七月命江充为绣衣使者查办巫蛊之案,“巫蛊之祸”就此爆发。

江充本就是酷吏出身,因此一心想要将此案扩大,便采取刑讯逼供、栽赃陷害等方式,导致从京师长安、三辅地区到各郡、国多达数万人因被举报采用巫蛊之术而被杀。紧接着,江充开始有意将太子拉下水,向汉武帝禀报称“宫中有蛊气,如不除去,陛下的病就不会好转”,从而得到入宫调查的权力。

之后,江充又采取栽赃陷害之法,扬言“在太子宫中搜出的诅咒木人最多,还搜出大量书写有大逆不道之语的丝帛”,太子刘据因无法前往甘泉宫向汉武帝解释,又苦于无法自辩,只得一方面派人告知皇后卫子夫,并调动长乐宫的士兵应变,另一方面则派人捕杀江充等人。皇宫的异变,直接导致长安城中一片混乱,到处传言“太子已反”。汉武帝于是令丞相刘屈氂率兵平叛,双方激战五日,太子刘据兵败,携两幼子逃出长安。

在这场“巫蛊之祸”中,皇后卫子夫和太子刘据先后自尽,两个小皇孙也随之遇害,而刘病已的祖母史良娣、父亲刘进、母亲王翁须和姑姑也皆在长安遇害,太子皇孙的姬妾和门客也皆被处死,只有尚在襁褓中的刘病已逃过一劫。

出身皇室却自幼长于民间,汉武帝临终之际方被承认

“巫蛊之祸”后,刘病已虽然逃过一劫,却也被投入了监狱。不久,廷尉监邴吉被调入京处理太子刘据案,邴吉查明太子刘据乃是被诬陷而死,因而更加怜悯无辜的刘病已,于是便安排了一间净室,让女囚胡组、郭征卿哺育襁褓中的刘病已。后因刘病已幼年多病,这才被取名“病已”。

有一次,汉武帝病重,望气者称长安监狱有天子气,于是汉武帝派内谒者令郭穰,将长安二十六官狱中人全部处死,然而邴吉却紧闭大门,拒绝郭穰入内,并称,“皇曾孙在此,普通人尚且不能无辜被杀,更何况是皇上的亲曾孙?”天亮之后,郭穰只得返回禀报汉武帝,汉武帝这才知道重孙仍然在世,于是便也未予深究,并下令大赦天下。

汉武帝大赦天下后,邴吉便想趁机将刘病已带出牢笼,于是让守丞谁如写了公文,将刘病已和胡组一起送去,然而京兆尹也不敢接受,便又送了回来。无奈之下,邴吉只好用自己的俸禄,雇佣胡组和郭征卿继续抚养刘病已。

后来,邴吉打听到刘病已祖母史良娣的母亲王媪仍然在世,这才将刘病已送到其家中。王媪当时年纪已经很大,但见刘病已孤苦无依,心中还是十分难过,便亲自抚养起了刘病已。

后元二年(前87年)二月,汉武帝驾崩,临终前留下两道遗诏,一道为顾命大臣霍光、上官桀、金日磾封侯;另一道便是将刘病已收养于掖庭(宫女、低等嫔妃所居之处),并令宗正将刘病已录入皇家宗谱。

汉昭帝始元二年(前85年),霍光等人受遗诏封侯,刘病已也因遗诏从史家搬出,正式进入掖庭生活。直到此时,刘病已的宗室地位,才从法律层面真正得到承认。

成年后迎娶许平君为妻,汉废帝刘贺被废后即位

刘病已搬到掖庭时虽然年仅六岁,但因掖庭令张贺曾是太子刘据的家吏,因而对刘病已多有照顾,甚至还自掏腰包供刘病已读书。掖庭虽然冷清,但在张贺的悉心照料下,刘病已还是一天天的长大了。

随着刘病已年纪渐长,张贺又为其张罗起了婚事,多次向弟弟张安世称赞刘病已,想要将孙女嫁给刘病已。虽然张安世的小儿子张彭祖与刘病已经常在一起交流经学,关系极为交好,但时任右将军的张安世认为此时汉昭帝在位,不应与刘病已过于交好,张贺这才熄了这个念头。

当时,在掖庭担任暴室啬夫(即主管织作染练的官员)的许广汉,有一女名曰许平君,年约十四五岁。许平君本已许配给了欧阳氏为妻,但出嫁前丈夫却突然离世,其母心中忧虑,便找人替女儿占卜,得知女儿将来会大富大贵,这才放下心来。

张贺得知后,便跑去找许广汉喝酒,酒过三巡后,对其说道,“刘病已乃是皇帝近亲,即使如今地位卑贱,但谁知将来不会飞黄腾达,何不择其为婿”。许广汉想了想,便点头同意了,于是张贺便自掏腰包送上聘礼,为两人定下了婚事。元凤六年(前75年),十六岁的刘病已与十四岁的许平君成婚。

元平元年(前74年)四月,汉昭帝刘弗陵驾崩,因其死后无子,大将军霍光便迎立了汉昭帝的侄子昌邑王刘贺为帝,然而刘贺即位后却“荒淫无行,失帝王礼宜,乱汉制度”,在位仅仅二十七天便又被霍光废黜。

当时,太仆杜延年因儿子杜佗与刘病已交情深厚,因此杜延年对刘病已的也算极为了解,便向霍光、张安世表示可立其为帝。杜延年原为霍光属吏,因在霍光与上官桀等人的党争中立下大功,因而深得霍光信任。与此同时,深受霍光重用、已经升任光禄大夫的邴吉也表示,在众多宗室子弟中,以刘病已才学最为出众。

有了两位亲信之人的推荐,霍光便于同年七月上奏请立刘病已,得到了上官太后的首肯,于是宗正刘德便带人到掖庭迎接刘病已,先到宗正府斋戒行礼。七月庚申日(前74年9月10日),刘病已进入未央宫,先被封为阳武侯,接着群臣奉上玺、绶,刘病已正式即位称帝,改名刘询,是为汉宣帝。

汉宣帝因长于民间,又经常在三辅之地游历,因而深知民间疾苦。因此,在位期间励精图治,对内反对儒术专治,采取“王道、霸道”杂治之法,选贤任能、整顿吏治,大力恢复和发展农业生产;对外则联合乌孙大破匈奴,并平定西羌,正式将西域纳入版图。在其治理下,西汉政治清明、社会和谐、经济繁荣、四夷宾服,西汉国力达到鼎盛,史称“孝宣之治”,后世更是认为其功绩“不负高祖,不输汉武”。
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