崇祯帝杀了魏忠贤后没多久明朝就覆灭了,为什么会这样呢?

爱百科 11 0

“且凭天子怒,复倚将军雄。”古时候的皇帝一般并不如所熟知的那般光鲜。历朝历代的开国皇帝都脱胎于泥泞骨血,手握至高皇权,说一不二,但是更多的皇帝都深陷官员集团的势力党争中。

东晋是出了名的门阀政治时代,过于强大的氏族威胁着皇帝统治的威严性。皇权式微,门阀林立,派系之间争斗不休,百姓民不聊生。后有大司马之子桓玄作乱,皇帝被逼禅位。桓玄又被刘裕所灭,东晋正式消亡于历史的长河之中。

明朝衰微的原因不不外乎如是。说到明朝衰落,不得不提魏忠贤。明朝的魏忠贤是一个不学无术的人,他因为豪赌输钱,不得已“自宫”,而后入宫谋生。他进宫以后,极尽谄媚之事,不仅傍得宫里太监靠山,还取信于皇孙,与皇孙的乳母客氏交情甚密。皇孙朱由校即位的时候正值弱冠,魏忠贤的职位水涨船高。

这位皇帝一心沉醉制造木器,喜好玩乐,不通文墨又厌倦处理朝政,还拒绝了东林党人赶客氏出宫的提议。冥冥之中,皇帝乳母客氏和魏忠贤掌权似乎是不可避免的。魏忠贤总是在皇帝做木工时把奏折给皇帝过目,皇帝不愿显露自己短处,总是推说自己已清楚,让魏忠贤看着办。

朱由校非常信任魏忠贤,他有一次上朝对臣子说,魏忠贤是值得商议国家大事的人才,他也确实做出了一些功绩。当时大明朝北方的国土受后金铁骑骚扰侵袭,内阁臣子徐光启建议寻求他国援助,但遭到了守旧派官员的否定。守旧派墨守成规,认为天朝上国求援他国有失体面。

皇帝一时无措,但是魏忠贤却站出来支持求援的意见。随后天启皇帝朱由校亲笔书写信请求葡萄牙的援助。这一招不仅从西班牙请来机械师和教官,也引进包括四门大炮在内的许多军事装备。魏忠贤另一方面又启用了赵南星等一些有才干的耿直官员,他们所建立的关宁防线在今后十数年间发挥了大有可观的作用。

魏忠贤也有赏罚分明的一面。边防锦州城被攻打的时候,袁崇焕畏敌,下令不许出战,对在锦州苦撑的赵率教不管不顾。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?”在锦州城危在存亡之际,满桂违抗命令,出兵增援锦州。锦州大胜之后,魏忠贤给赵率教、满桂升官,罢免了袁崇焕,即使袁崇焕为魏忠贤修生祠溢美之辞说尽。

魏忠贤辅佐皇帝的几年,是在闭关锁国的大背景下,他敢于恢复被废除的工商税和海税制度。与此同时,他坚定地延续了万历的矿监政策,政策极力向商人手工业者和矿主征税。当时地区之间的发展已经不平衡了,江南工商发达,几乎不用交什么税,北方的农民则不堪农业税的重负。

自诩清流的东林党人反对向士绅纳税,他们自己多是大地主和矿业主,他们的行为变相使国家少了很多税收财政收入。朱由校在位之初,也重用了东林党人,许多有理想有抱负的东林党人在朝中身处要职。可惜水至清则无鱼,东林党一家独大,被他们排挤得齐、楚、浙三党愤而结交了钻于经营的魏忠贤,合组成了后来的“阉党”。

朱由校死后,其弟朱由检即位,这位大名鼎鼎的崇祯皇帝上位第一件事,就是消灭阉党势力,逼魏忠贤自缢。魏忠贤死后,朝野一片欢欣鼓舞之相,官员们完全失去了掣肘。崇祯皇帝遣散了葡萄牙的机械师和教官,上台重用东林党,撤销了江南地区的工商税、海税政策。为了找补,加征税收,加重了下层人民的困苦。

百姓苦不堪言,北方边防却饷银,层层剥削,愈演愈烈。阶级之间的矛盾不断激化,百姓的痛苦不断加剧。崇祯十七年,李自成围困北京,朝廷财库亏空,既没有钱也没有粮食。崇祯帝拉下脸面号召官员富人为国捐钱,权贵们纷纷哭穷,全京城共捐了二十万两。后来闯王进京,从这些地主富户身上搜刮出银子七千多万银两。

崇祯皇帝自缢前说“皆为奸臣所误,以至于此。”彼时彼刻,他身边只有几个太监相陪,太监王承恩也随他一起自缢。承恩临死时说了一句:“忠贤若在,时事必不至此。”其深层缘由也许是魏忠贤活着时以一己之力,与满朝文武作对,同时压制他们的发展。中肯地说,魏忠贤虽私德有亏但确实心系国家大事。

君王之道,在于制衡。崇祯看待事物一刀切,内忧外患之下武断地铲除了魏忠贤及其势力。党争之乱是没了,文官集团也失去了制约,缺乏治国实操的官员一昧追权求利,国家财政一塌糊涂。魏忠贤如果如王承恩说的那般还活着,财政有裕,进而边饷不缺,将士有士气,国事或许不至于沦落如此。
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